回顾这部撕出来的游戏史:十场改变游戏产业的奇葩官司

   虽然嘴上说是为了玩家,中超新赛季 但是厂商开发游戏哪有不赚钱的,而有利益自然有冲突,如今光鲜的游戏大厂其实也经历过各种撕逼。中超新赛季 今天我们就来看看历史上奇葩的游戏诉讼事件,来看看这部撕出来的游戏史。

   ■ 《乒乓》开发者 VS. 雅达利

   1972年,Magnavox Odyssey主机(中译名:米罗华奥德赛)的发明者Ralph Baer控告雅达利非法发行了自己的游戏《乒乓》(Pong,原名Ping-Pong)。在此之前的6个月,这款游戏被雅达利二当家Nolan Bushnell在一次游戏机展销会上顺手牵羊了。

   这是一个几乎没有悬念的案件,却以一种近乎“奇幻”的方式结尾:面对指控,Bushnell拿着财务报表在法庭中哭穷,表示公司目前的现金甚至无法支持败诉后必须负担的庭审费用。而大发善心的Ralph Baer也表示愿意庭外和解,并且不需要被告支付一个子儿的赔偿费用,《乒乓》正式委托雅达利发行,只是今后要给Magnavox缴纳版权费用。

Ralph Baer与他的《乒乓》

   闯过鬼门关的雅达利在此后异军突起,垄断了整个上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的北美游戏市场,并迅速将Magnavox的游戏机业务逼入绝境。游戏史上的第一次法律纠纷,居然也是一个关于“农夫与蛇”的故事。

   ■ 雅达利 VS. 飞利浦&米罗华

   1982年,雅达利起诉《幽灵迷宫》(K.C.Munchkin)抄袭了旗下由南梦宫与Midway共同开发的《吃豆人》。至于游戏内容侵权如何界定,在当时并没有任何判例和法案可供参考。在法律适用的问题上,可难坏了法官。

   虽然被告反复强调“两款作品在画面和声音层面存在巨大的不同”,但法庭最终以版权法的原则,认为《幽灵迷宫》并没有“超越思想范畴的创造性或者添加了独创性成分”,判决飞利浦和米洛华公司败诉。

《幽灵迷宫》(图左)与《吃豆人》(图右)

   这一案件案并不是电子游戏领域的第一次法律纠纷,但它却首次确认了版权法同样适用于电子游戏侵权案件。

   ■ 环球影业 VS. 任天堂

   1982年6月,环球影业公司将任天堂告上法庭,以《大金刚》侵犯了他们所持有的《金刚》版权为由,要求对方赔偿460万美元,并回收市售所有《大金刚》游戏制品。

   对此,任天堂将游戏的命名解释成日式俚语,甚至搬出了“把donkey误认为是愚蠢(stupid)的意思”这种无力的辩解——您怎么不说自己查的是假字典?

   就在胜利的天平向环球影业倾斜的时候,任天堂代理律师约翰·卡比(John Kirby)找到了一份“黑材料”——原来环球影业根本就没有《金刚》的版权!虽然1975年环球和《金刚》1933年初版拍摄方雷电华电影公司(Radio-Keith-Orpheum Pictures)进行的版权谈判达成了意向,但却被DDL公司抢先一步。

约翰·卡比(John Kirby)

   根据海洋法系的契约原则,合同自确立之日(而非大陆法系的签订之日)即生效,因此环球声称拥有了《金刚》版权,但雷电华却指出双方的约定仅仅是口头的,并无法律效力。恼羞成怒的环球在1977年发起的针对雷电华的诉讼中,指出《金刚》电影的版权保护期早已结束,金刚这只巨猿的经典形象应该属于公共领域。

   任天堂恰恰抓住了这一软肋展开大举反攻,并且让环球跳进了自己在7年前给自己挖好的大坑之中。对于任天堂来说,他们不仅获得了180万美元的赔偿金——如果没有这出逆转好戏,刚刚从玩具厂转型游戏厂商不久,并且初涉北美市场的任天堂,恐怕在80年代早期就不复存在了。



声明: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,绝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若侵权请来信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